<cite id="jtjlb"><strike id="jtjlb"><thead id="jtjlb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tjlb"><strike id="jtjl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jtjlb"><strike id="jtjlb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tjlb"></var>
<var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thead id="jtjl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thead id="jtjlb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tjlb"><span id="jtjlb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jtjlb"><strike id="jtjlb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jtjlb"><video id="jtjlb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jtjlb"></var><del id="jtjlb"><noframes id="jtjlb"><cite id="jtjlb"></cite>

房澤宇《夢潛重洋》(十九)|長篇科幻連載

2019-11-11 11:40:18

高德娛樂

原標題:房澤宇《夢潛重洋》(十九)|長篇科幻連載

關注微信公眾號:不存在科幻(ID:non-exist-SF),回復關鍵詞“創作談”、“雨果獎”或“長篇”,會有驚喜出現!

周末愉快!

今天更新長篇科幻《夢潛重洋》的第19話~

前情提要:

困住島嶼千年的死之迷霧,帶著海嘯淹沒西角城。

貴族大小姐與擁有一艘神奇潛艇的女子白夏結識,她們一同逃進深海,又遭遇海獸的襲擊。此時提供潛艇能量的晶石已經不足,她要與白夏盡快去找到更多的晶石。

白夏帶她進入了海底一處叫夢森林的地方,在這兒各種奇怪的海洋生物紛紛出現,如一個王國展示在詩迷雅面前。

但在這樣一個險象叢生的地方,一只巨獸出現了,白夏在詩迷雅的掩護下逃到南煙市,而詩迷雅與這巨獸展開了生死一戰。

獲勝后的詩迷雅卻失去了白夏的蹤跡,她將只身前往南煙市,去查看個究竟。

閱讀前面章節,關注微信公眾號:不存在科幻(ID:non-exist-SF),回復關鍵詞“長篇”獲取目錄

有什么話想對不存在科幻說?歡迎來留言~*也可以添加未來局接待員微信:FAA-110,在“不存在科幻”小說討論群中參與小說討論。

|房澤宇|未來事務管理局簽約作者,時裝攝影師。酒醉時披上件黑色幽默,在舞臺上演繹了場荒誕的秀。代表作《向前看》、《青石游夢》。

夢潛重洋

十九南煙市

(全文約4000字,預計閱讀時間25分鐘)

可能是在海下呆得太久了,上岸后她的各種感覺都變得很靈敏。她可以看到燈影下的暗處,聽到很細小的聲音,花園離得很遠已經能聞出是哪些花了,連花蜜的甜味在舌頭上都能感覺得到。

不光如此,即使她睡著了,意識中的某部分好像還醒著。耳朵依然在捕捉著外界的動靜。她甚至能邊打盹邊跟在那男人身后,上了一輛不用馬就能行駛的車后,她醒過一次??吹铰愤吘薮舐柫⒌姆孔?,這些房子比西角城的建筑大許多,有些比城堡還大。其結構設計的神妙,如刀削出的。最后車停在了一棟幾層高的房子前,在路上那男人一直沉默著,也許是因為那鐮刀一直在他身后豎立著,雖然他在帶路,但又仿佛是被她押解的犯人。

南煙市的這個區域詩迷雅從沒來過,因為可供游覽的地區只有海灘附近,這的人不歡迎外來人,而在霧鳴島上唯一的外來人就是西角城的人。

他們進了那建筑后,又走進一個能自動上升的鐵盒里,她驚訝的發現在這只需要按一個鍵,這鐵盒子就能上升,它的一面墻是用晶石那樣透明的物質砌成的,很薄,也很明凈。

最后那男人把她帶到了一個房間里,這里面有床,有桌子和沙發和廁所。他似乎看出詩迷雅已瞌睡的不行了,等介紹完畢后就識趣的走了。詩迷雅坐到床上,手握著那鐮刀靠著床頭立刻睡著了,她太累了。

這一睡她便睡了三天,中間只起來吃過飯,隨后又是睡。這其中那男來過幾次,稍微攀談了了一些,問她是否還適應。還有一個自稱醫生的人也來過,給過她一瓶藥,但她沒吃下去,不過受傷的地方涂了些藥膏,腫脹這幾天內就消褪了。

第四天的時候,那男人帶著另一個男人來了。

“她一直這么睡?”那男人站在老威身邊問。老威是她在海灘遇到的那個人,從相遇之后他就不怎么愛說話,只是簡單介紹過自己,他說自己是做中介一類的工作,大部分時間研究海洋,平時會幫商人們牽線,商人一般不會和買主打交道,不然會產生許多麻煩,但老威看到那探海者的頭之后便說愿意幫她介紹一位,他說會有個客人感興趣的。

他帶來的就是那名客人,他已經等了三天了,詩迷雅不會因此覺得抱歉,她想多睡一會兒,好恢復更多的體力,接下來會有更多的事兒要做呢。這些日子她不像個不經人事的小姐那樣,對沒見過的東西忐忑懼怕,她不會那樣,以之前的身份也不會,更何況現在的她已經認定擁有著強大的實力了。不過她也沒如從前那般撒潑蠻橫,這些經歷讓她變得更加成熟了,她知道身處在何方,這是敵人的所在之處,她也知道自己將要干什么,但在那之前,她要先找到白夏。

雖然詩迷雅打心里也不會對老威或任何一個這里見到的人報有好感,可現在她的確需要幫助,白夏的標記消失了,從海灘之后就再無蹤跡,她這幾天都在牽掛著她,如果她真的被抓到了深海城墻,她得知道那是哪,而這之前還得需要晶石。

“她穿著衣服坐著睡,一直舉著她的鐮刀?!崩贤δ侨苏f道。

“那把刀很有意思,好像是生物性的?!?/p>

“你有見解,如果我沒搞錯,應該是51號的牙?!?/p>

“51號?51號……”那男人琢磨了一陣,“是貓,蜘蛛和海鰻魚的混合體?!?/p>

“怎么?你也了解這些?”

“哈呀!我可是你的忠實讀者,霧海之魔那本書我看過好幾遍了?!?/p>

“我還以為只有政府部門才看呢?!?/p>

“不過我得承認,我只是因為喜歡貓,如果有一只完整的貓多少錢我都買”

“那就別想了,地球上的生物很少見了,全搞成了這樣的混合體?!?/p>

“我也喜歡混合體,你知道我就是干這個的,所以說51號的牙成了她的武器嗎?真有意思,她竟然會用貓鐮當作武器?!?/p>

“不可思議對嗎?沒東西比它更堅硬。你看那尾端的肉柱,是高強鈦合金的,還混合了生物骨質鏈,可那斷口不整齊,不是切割下來的,也不是自然脫落,我想不出有什么力量能將它折斷?!?/p>

“如果我是你,就會更大膽的想下去?!?/p>

“你是說這東西不是她買的?”

“你看她的衣服,是西角城的老古董,她不是這兒的人對吧?西角城成了什么樣?所以呢?她是怎么來的?”

“是啊……她的秘密的確太多了?!?/p>

“你害怕她?”

“害怕?”

“別裝了,不然以你的性格怎么可能像對待公主一樣伺候她?!?/p>

“這倒也是,不過她說過,說她的綽號是海的公主?!?/p>

“是海的女王?!痹娒匝偶m正道,她一直醒著,只是懶得睜開眼睛,她抬起頭看向這兩個人,老威還是那身打扮,但身邊那個男人穿得更加古怪,他一身白色長袍,長襟垂到膝蓋,可和慶典里那種不同,沒那樣松快,一排扣子,胸口還有口袋。這個男人一只眼大一只眼小,頭發亂糟糟的,好幾處都禿了,他手里拿著個透明的小瓶,一直放在鼻子那吸,那瓶子里裝著的東西白滾滾的,像一團霧。

老威一手插進褲袋,一手從盒子中取出根長條的小圓柱銜在嘴中,他又拿出之前能燃出火苗的小盒子,把那柱狀物的頂部點著了,隨后他深吸了一口,鼻孔中噴出兩股煙來。

詩迷雅微微皺眉,他那樣子像童話里的魔鬼似的。

▲中樹(繪畫:房澤宇)

“介紹一下,這位是中樹,我的老顧客,他對你的貨有點興趣?!?/p>

中樹對詩迷雅點了點頭,左鼻孔對準瓶口又狠吸了一下,“我說,探海者的頭可是稀罕的玩意兒,我很多年沒見過了。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名科學家,喜歡研究夢森林的生態,我在荒原見到過它,不過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我很幸運,我活下來了?!?/p>

“的確幸運?!痹娒匝抛呦麓?,她沒有穿鞋,感覺到腳下的地板是石質的,不過它看起來干燥,可踩上去的觸感卻很黏,“你要買它嗎?”她問。

“那顆頭嗎?是啊,我買,為什么不呢?”

“可我想要的不光是晶石?!?/p>

“是嗎?那你還想得到什么?”

“她在找一位女士,叫白夏,不過我確定沒人見到也沒人聽過這個名字?!崩贤嫠f道。

“她是你什么人嗎?”

“這點和你沒關系,不過我知道她在深海城墻?!?/p>

“是嗎?”中樹的表情有點驚訝,“那是政府部門,她怎么去那的?”

“應該是場誤會,我聽說衛兵帶走了她?!?/p>

“哦,是啊,最近這里很嚴?!敝袠潼c點頭?!翱墒巧倘藳]辦法去那兒,我倒是可能有辦法……”

“如果你帶我去,價格會給你算便宜些?!?/p>

中樹咯咯的笑了,老威也笑了笑。

“一個子兒也不會少你,我有錢。但要帶你去那兒要先了解一些事情?!?/p>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,你到底是誰?”

“我已經自我介紹過了吧?”

“海的女王嗎?”

“那是我的綽號,我是商人?!?/p>

“我從來沒聽過這綽號,我幾乎和所有商人打過交道。你和這里的人誰交易過?”

詩迷雅思考著,她突然想起了那幾個人在石柱說的名字,“漁夫,我和他交易?!?/p>

中樹和老威面面相覷。

詩迷雅緊握著鐮刀,她不知道這個名字是否奏效。

但過了一會兒,中村又咯咯地笑了起來,他的笑聲有些神經質。

“我知道了?!彼f,“真是失敬,那么我再問你一個問題,你是怎么找到探海者的?它的頭是被切下的,用的那把貓鐮嗎?你身上的傷是和它戰斗過?你是怎么得到貓鐮的?”中村一連串地追問道,他歪著頭,用更大的那只眼睛盯著她,說話時嘴角興奮地向上咧開,露出發黃的牙齒?!澳阌懈錾臐撔袡C對不對?”他的頭縮在肩膀里,像只狡猾的動物。

“你問的可不止一個問題,這也不是我喜歡的交易方式?!痹娒匝殴室獯蛄藗€哈欠,裝作毫無興趣的樣子,“你不告訴我就算了?!彼罎撍潜C艿?,白夏也說她也從未對別人說起過,想來如果它被曝光,肯定會變成最搶手的貨。

“成交了!”中村咧著牙笑了起來,他從身后柜子中取出個布袋,將袋口打開,往桌子上一倒,十顆閃閃發光的晶石滾落了出來。

詩迷雅一言不發的取過袋子,把晶石裝回去,再把袋子束到腰上。

“話說回來,如果我帶你去,希望還能雇你幫我干點其它事?”

“說說看?!彼f。

“是這樣的,在深海城墻外的海底下有一艘機器,我想請你去那為我取點東西。我在做研究?!?/p>

海底的機器?詩迷雅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不過她立即反應過來,這是個陷阱。

“為什么你會覺得我能去海底?”她立刻問道,“我又去不了那兒?!?/p>

“原來如此,可你卻知道夢森林的事兒,我剛剛問你的時候,你看起來很了解那兒?!?/p>

果然是陷阱,他從開始就在套話了,她想,這個男人想知道的是她能不能下海,不,應該說是怎么下海的。

她覺得這個話題是無法繞開了,她來的方式,探海者的頭都很難解釋。她只好承認了。

“是啊,也許我是可以到海底,但現在不行,除非先找到我說的那個女人,因為她才有辦法?!?/p>

“原來是這樣,那個女人才是下海的關鍵對嗎?她為什么可以?”

“因為她有臺能下海的機器,不過藏在了某個只有她才知道的地方了,所以沒有她我也只能呆在這兒,這就是我為什么要找到她的原因?!?/p>

“那么,能為我描述下是什么樣的機器嗎?”

“就像……像一條魚?!?/p>

“魚?有趣兒,太有趣兒了,我喜歡魚。好,我帶你去那兒,我幫你找她,但之后請你考慮一下我的要求,幫我去弄點東西?!?/p>

“我會考慮的,但現在我只想快一點?!?/p>

中樹向老威點了點頭,老威會意了,從身后的推車上取了一疊衣服放到床頭,“穿這個吧,你這衣服讓衛兵看到會有麻煩,現在街上全是衛兵?!?/p>

詩迷雅把那件衣服打開,是條連體的米色裙子,可它是緊身的,她拿起來在身上比了比,裙邊短到膝蓋上方,領口開的也很大。

她把這身衣服放回到床上,“不用了,就這樣吧,這衣服顯然不適合我?!?/p>

“我是為了你好?!崩贤f,“現在所有的衛兵都聚集在南煙市,你會讓自己顯得……”

“行了,別難為她了?!敝袠浯驍嗔死贤脑?,詩迷雅發現他的目光正在她身上打量著,落在那透明的腰帶上。

詩迷雅故意沒有理會,但她心里知道,中樹在尋找著什么,他好像意識到這腰帶有些古怪了。

(未完待續)

上海果閱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已獲得本篇權利人的授權(獨家授權/一般授權),可通過旗下媒體發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眾號、“不存在新聞”微博賬號,以及“未來局科幻辦”微博賬號等

責編|康盡歡

閱讀前面章節,關注微信公眾號:不存在科幻(ID:non-exist-SF),回復關鍵詞“長篇”獲取目錄

責任編輯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康平資訊網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生活百科、熱點新聞、商旅生涯、國際資訊、教育科研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康平資訊網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10~20微信红包扫雷群